Sin
In a
Nutshell
🤔我辈行藏君岂知

🤔我辈行藏君岂知

January 26, 2018 /油腻中年的无病呻吟

关于旅行青蛙

我家的呱蛙子在外面浪了一天一夜,终于回家了。

无归之旅

这是玩过最简单的养成类游戏——虽然这类游戏其实被归为放置play,但还是觉得这是款养成类游戏。 只不过,养成的对象并不是那一只青蛙,而是游戏者本人。

兴来每独往的随性也好,临行密密缝的担忧也罢,都是游戏投喂给的精神食粮。 就像每人都有自己的寂静岭,玩家们各取所需。

旅行青蛙之所以成为一款现象级游戏,大抵还是因为年轻人精神的空虚吧。 不知多少张明信片才能填满。

关于上海的雪

自从被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的旋律洗脑之后,每年的第一场雪总是会格外留意一些。 在安徽的公交亭被大雪压塌近一个月后,上海终于悠悠地迎来了 2018 年的第一场雪。

攒了一晚上,外面终于有了一点雪景的样子。

窗外的雪

打在雨棚上滴滴答答,仿佛积雪在阳光下欲拒还迎的挣扎。 上海的雪就如这个城市,总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丝矫情,给人一种不能淋漓尽致的遗憾。

关于知识结构

一直说 21 世纪需要 T 型人才。这个 T 总归不够生动。 学习是个动态的过程,如一滴墨滴进一杯水,肆无忌惮地蔓延,将浸染到的知识同化,据为己有。

只是有人是碳素,沉得深;有人是油墨,更多地在延展在水面。

一滴墨水

有个共同点就是,无论扩散得多快,总归是活不到染尽整杯水的那一天。 庄生诚不欺我。

关于博客主题

如果说文章是人的脸面,那博客主题无疑就是文章的脸面。

本打算用纯 HTML 不带一丝 CSS,反正也不要脸。 不过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稍微装饰一下,有人看到总归是缘分,不能太对不起观众。

于是准备去抄个性冷淡风的主题。 打开别人的博客,盯着屏幕看了半晌,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我好像对极简主义没有那么狂热了。

审美这种东西,真的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轮回。 说的好听是打破陈规,说的不好听是喜新厌旧。 随着所谓的自由意志,或者大脑里的理化反应摇摆不定。

卡尔顿书架